主页 > 新闻 > 武汉新闻 > >

冲锋号一响,云端勇降——黄继光连的号角

冲锋号一响,云端勇降——黄继光连的号角

黄继光生前所在部队战士在军营开放日活动中演示军事科目。通讯员张哲供图

长江日报-长江网讯 10月13日,鄂北山区空降兵某部驻训场上,伴随着起床号响,黄继光连的战士迎着晨光出发。军号嘹亮,战士们厉兵秣马,坚决贯彻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的要求——“刀在石上磨、兵在苦中练”,只为能打仗、打胜仗。

三军受号令,千里肃雷霆。“建设一支听党指挥、能打胜仗、作风优良的人民军队”,“实干兴邦、实干兴军”,强军号角强劲。

在黄继光连,这号角声从未中断。号角吹响在上甘岭,也吹响在黄继光连驻地,连接着连队的历史与现在。老班长黄继光的精神通过号角与英雄传人共鸣,激励着全体战士再启新征程。

6∶00 起床号

00后新兵睡老班长上铺:抗洪搬沙袋搬得多

今年7月26日5时40分,拂晓。战士赵浩浩轻轻从上铺两步跃下,三竖折、四横折、捏棱角、理线条,将下铺战友的被子叠成豆腐块状,将枕头、腰带摆齐,又俯身为战友的伞鞋掸去灰尘。6时,起床号响起。

赵浩浩下铺的战友是老班长黄继光。

起床号一响,宿舍里动了起来。此时,赵浩浩已整理完自己和老班长的内务,正用擦布擦拭黄继光床铺前的铜像。

要成为睡在“黄继光”上铺的战友,必须足够优秀。这是黄继光连几十年的传统——无论走到哪里,老班长黄继光的铜像永远在;黄继光的床铺永远整整齐齐,整理黄继光的铺位是连队所有战士向往的荣耀。

7月25日晚上是赵浩浩睡在这里的第一晚。训练了一天,他却躺在床上激动得睡不着。“为老班长叠被子,我感觉很光荣。”赵浩浩话不多,在老班长床铺前站得笔直,眼神干净地对着长江日报记者笑,嘴巴咧得老大,“我崇拜他,也想成为像他那样的人。”

起床号吹响不到10分钟,所有战士在楼下集合,整装待发。一声令下,他们向着太阳的方向操练起来。

冲锋号一响,云端勇降——黄继光连的号角

战士赵浩浩在防汛中。空降兵部队供图

这是赵浩浩来到军营的第10个月,也是他成为黄继光连战士的第4个月。这名“00后”新兵是黄继光第3811名传人。得知能睡到老班长上铺,他简直不敢相信。至于缘由,他质朴地答道:“可能是因为我搬得比较多吧。”

他说的“搬得比较多”,是7月19日赴湖北黄冈市麻城市防汛,没日没夜地搬沙袋。7月19日接到命令后,黄继光连的战士们将老班长铜像里三层外三层包好,随军跋涉近5小时,从演训场奔赴麻城举水一线,18岁的赵浩浩也在队列中。

搬沙袋、垒沙袋墙、加固堤防,约5.7万个沙袋组成250多米长的沙袋墙——连续29小时,赵浩浩和战友重复着这一系列动作。眼前是涌动的洪水,脚下是稀软的淤泥,头顶是灼人的烈日,就在此时,大堤突然坍塌了一个直径两米的窟窿,大石块直往下掉。

洪水汹涌扑来,河堤一侧已被淹没,被掏空的路基形成约5米长的断面。本就有40多斤重的沙袋泡水后愈发沉,赵浩浩铆足力气一次次搬起、垒上,伞鞋灌满泥。“顾不了,只想把洪水堵住。”第24小时,连轴转的赵浩浩嘴唇发白,站都站不稳。黄继光连指导员吴健察觉到异样,命令他立即休息,他才“被迫”坐在堤上。20分钟后,他又站起,拿起铁锹填装沙袋。吴健说:“我就没见赵浩浩怎么歇过,战士们都叫他‘力王’。”

如果洪水继续冲刷,堤坝很有可能会垮,下游百姓的生命财产安全将受到严重威胁。吴健回忆说:“紧急关头,我们要派战士到河堤底部铺土工布,危险极大。连长抢着站到最前面,战士争着上。”坍塌口随时可能再崩塌,洪水最先吞噬的就是他们。“我是党员老兵,必须我上!”兵龄10年的战士张测一把扯过绳子,往腰上一捆,沿着斜面跳到了4米下的堤底,踩着洪水中隐约可见的石墩,扶着大堤开始作业。铺土工布保护土层,再搬沙袋将其固定,近5个小时,四溅的洪水就在脚边,随时有将人卷走的可能,张测顶着烈日、对抗着洪水、扶着大堤,像装了马达一般埋头将250米长的河堤底部铺了个遍。

  • 共3页:
  • 上一页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下一页
  • 上一篇:“黄继光堵了枪眼,我们也没想过活着回来”,志愿军老战士战场死守坑道转业后奋斗新岗位
  • 下一篇:长江日报系列报道被黄继光纪念馆收藏,采访团记者受聘担任义务宣讲员
  • 武汉热线始建于2013年,是武汉地区最专业的新闻资讯网站,是全国各界人士了解武汉的主要窗口之一;本站以武汉本地新闻为主,可以说是武汉地区最全的本地新闻资讯网站了。